« »
2022年9月1日花卉

“梨花体”行为艺术与杂耍何异

像我们这些年纪大的作家、诗人在创作时一定会刻意回避重复,找到独特的角度,害怕创作撞车。

那么,是否梨花体只是行为艺术,而非诗歌艺术?当我们逐行读出这句分行排列的大白话,就会发现,这几行文字有节奏,有韵律,有喻体,有意境,有景物描写,有心理活动⋯⋯尤其关键的是,它对应着赵丽华某一时刻的生命体验。

她的**诗学的是西方**,她的**绘画学的是西方**,她的**审美学的是西方**。

可以肯定的说,赵丽华的诗歌看似简单,看似人人会写、张口即来,实际却蕴含广阔的深度。

_

赵丽华画作结语这场网络狂欢事件中,赵丽华无疑是最大的受害者。

而女诗人马淑琴表示,她之前就看过赵丽华的诗,是不是诗歌很难说清楚。

**她们认为我们是五毛,而我们则认为她们是一钱,甚至还不值**。

请看下面这首梨花体的诗:**《我终于在一棵树下发现》**一只蚂蚁,另一只蚂蚁,一群蚂蚁可能还有更多的蚂蚁这首诗的作者叫赵丽华,由她独创的诗歌被称作梨花体,取谐音丽华体。

九十年代以来,商业化写作发展得异常迅猛。

尤其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人民群众的力量在社交网络上更是所向披靡,因为部分网民社会阅历不够,或者在某方面知识不够,也很容易形成群氓,在不经意间伤害其他人。

就像当初梨花体一样,羊羔体迅速在微博上热传。

世纪以前的西班牙式扑克,花色杯骑士一牌中都印有AIVA或AHIVA字样。

供观赏的植物:花木。

当木子美、芙蓉姐姐、后舍男生等等网络名人俱往矣的时候,诗人赵丽华被无意发现,并迅即成为探讨中国诗歌价值的导火索,引…全部梨花体谐音丽华体,因女诗人赵丽华名字谐音而来,因其有些作品形式相对另类,引发争议,又被有些网友戏称为口水诗。

比如,我会把自己画画的细节写到微博、微信上,告诉大家我画画的具体过程。

**伊沙、李少君、沈浩波、孙智正、芦哲峰**等到诗人,大力支持赵丽华。

赵丽华的这个观点,**其实也道出了我们诗坛的症结所在**。

从概念出现到话题走红,卑微文学也和凡尔赛文学一样,发散到其他领域,除了爱情里的卑微文学,还有职场里的卑微文学等。

意象叠加的混乱,语言生僻的艰涩,并非什么高深,而是典型的诗艺低劣。

**诗歌发展到现在的局面,难道就没有人加以阻止么?**还是有的。

吴元成(河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秘书长诗集《行走》初选入围本届鲁迅文学奖)先看看这几部获奖诗歌集:刘立云的《烤蓝》、车延高的《向往温暖》、李琦的《李琦近作选》、傅天琳的《柠檬叶子》、雷平阳的《云南记》。

**诗人苏非舒:这是怯懦的表现**对于赵丽华的改变,诗人苏非舒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纺纱体纺纱体指仿照莎士比亚的语言风格,使说话如莎士比亚戏剧一样优美。

同学们要是想写着玩也可这么练笔。

太自由,正是当代新诗也是梨花体的最大问题!太西化,正是梨花体的卖点也是盲点!太哲学,搞出脱离人群的笑话!从梨花体到手枪体(手机体),是不是文化剧烈碰撞的信号,是必然,还是偶然?

手枪诗由七言传统主流诗体依次排列,同时把诗经、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各类形式囊括其中。

你当然不肯就此罢休,你非要追根逐源,就像蔡明在春晚尖着嗓子问:这是为什么呢?这是为什么呢?有什么好解释的?不爱就不爱了嘛!你非要看看白杨叶子的背面,不错,它是银色的。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22-09-01 00:00由 admin 发表在花卉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除了可以将这个日志以保留源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还可以通过RSS 2.0订阅这个日志的所有评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

返回顶部